世界金屬資訊中心 世界金屬市場行情價格引領者
 
? ?
細化分工與精研品質共促鎂業發展
----專訪陳根永
府谷縣鎂工業協會會長
陜西天宇鎂業集團董事長
陜西天宇鎂業集團有限公司是一家以蘭炭生產為基礎產業,鎂及鎂合金生產為主導產業,并涉足冶金化工、物流開發、電子商務、酒店經營等行業的資源綜合利用型的循環經濟企業集團。目前,公司獨資生產基地內建成的項目有:年產50,000噸金屬鎂生產線;年產10,000噸鎂合金錠生產線;年產120萬噸洗選煤生產線;年產120萬噸蘭炭生產線;年產5,000萬塊免燒磚生產線;年產18,000只還原罐生產線,在冊員工1,500余人。

亞洲金屬網:陳總,您好!感謝您接受亞洲金屬網的專訪,請簡要介紹貴司經營理念。

陳總:做企業,營銷是龍頭,物流是紐帶,生產是基礎。天宇從成立至今,就一直秉承以商為榮、以客為尊,以商業推動實業、用實業服務客戶的理念,引領著企業的發展。無論是當年涉煤、涉蘭炭,還是涉鎂,無論是當年在做貿易,還是后來進入實業,天宇都是以客戶的需要為導向,客戶需要什么,我們就做什么,并做好什么。

亞洲金屬網:回顧2018年,中國鎂錠價格一路高歌,截止到11月底,府谷鎂錠價格提至18,200元/噸現金出廠價,達到近5年來的峰值,您認為支撐18年價格走高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陳總:作為鎂行業的一員,并有幸作為行業協會的從業者,相對來說,我更有機會接觸和了解到一些鎂行業的數據。我個人認為,本輪鎂價的上漲,是真正的實現了鎂產品的價值回歸。眾所周知,從2013年起,由于經濟下行的壓力,眾多的原鎂生產企業被迫停產、減產,甚至是有些大型生產企業永遠的離開了這個行業,當年的鎂行業生產企業中的原鎂年產量排名前五的尚存多少?而目前的行業前十的原鎂年產量都不及當年行業前三的,原鎂產能損失嚴重。同時,業內過分的夸大了府谷和神木鎂企業的產能釋放。比如,受前兩年超低鎂價的影響,部分鎂企業紛紛轉產,神木批建的11家鎂廠能全年保持產鎂的這五年僅僅5家。府谷批建的34家鎂廠保持產鎂的也僅26家,而且在產企業產能釋放也并不完全。再加上由于鎂行業自身的特點,轉手貿易使各原鎂產區的產量統計數據嚴重失真,每年的實際原鎂產量遠遠低于官方統計數據。與此同時,原鎂的剛需一直存在,再加近年鋁合金、鎂合金、鋼鐵脫硫等對原鎂需求的增加,與環保因素疊加,使原鎂供應緊張,價格持續上漲。因此,不能把推動鎂價上漲的原因完全歸于環保。其實,原鎂,國內本來就沒多少產量。

亞洲金屬網:2018年,環保組幾次進駐陜西,對于鎂廠提出更高更嚴的環保要求,天宇鎂業是如何應對的?高壓環保政策下,貴司生產是否受到影響?

陳總:環保是大趨勢,不是你該不該,或想不想做的事,而是必須去做,認真去做,還要做好的大事。府谷鎂行業在資源綜合利用型循環經濟產業鏈的加持下,再要能實現清潔生產、綠色發展,未來趨勢將勢不可擋。因此,一時之得失,不足為道。

亞洲金屬網:自2008年以后,陜西府谷及神木鎂廠憑借循環經濟產業模式快速崛起,截止2018年底,陜西鎂錠總產量占全國總量63%,已然成為鎂市話語主導區。作為陜西地區產能最大的鎂錠廠商,請介紹一下貴司生產及發展方面的優勢。

陳總:將原鎂冶煉納入資源綜合利用型的循環經濟產業鏈,起始于2003年的府谷,天宇旗下的第一家鎂廠西源化工,也是繼府興工貿后第一批進入鎂行業的企業。2008年是府谷鎂產業快速擴張并壯大的一個時間節點,從那一年開始,全球都知道了:府谷鎂!天宇作為府谷鎂行業的一員,已從2017年起給自己重新定位:作為原鎂生產企業,天宇將心無旁騖的專心煉鎂,好好煉鎂,煉出好鎂,煉出客戶需要的鎂!

亞洲金屬網:當前,業內人士聚焦煤炭對于鎂錠供應及價格的影響,您有何見解?春節前后鎂錠價格將作何走勢?

陳總:由于煤礦生產方式的升級,2012年以后所有煤礦都棄用“炮采”,轉用大型“綜采”設備實施機械化開采,使井口原煤的“含塊率”由原來的65%以上減少至25%以下,而蘭炭由于生產工藝所限,全部需用塊煤,雖然區域煤炭產量增加,可塊煤供應卻在減少,而且長期趨緊,這已經給鎂企業帶來沖擊。但我們府谷和神木鎂行業同仁通過多年以來不停的技改,使蘭炭爐由燒塊煤,轉為燒籽煤,現在又在研究使用“沫煤”(0-50㎜)進入新式蘭炭爐來造氣。本事是逼出來的,車到山前必有路,鎂行業的循環經濟產業鏈不會斷。但,我想重申的一點是:國內的鎂產量沒有我們想象的大,原鎂供應緊張與原料煤供應緊張之間,沒有必然的、完全的聯系。鎂價跌回舊社會的可能性很小,各鎂廠的鎂錠庫存、鎂錠的社會庫存和外商的港口庫存,只要大家用點心,都可以打聽到,畢竟,鎂行業太小了!誰不認識誰啊?!

亞洲金屬網:作為府谷縣鎂工業協會會長,您認為府谷縣鎂工業在2019年將會面臨何種考驗?協會在2019年將會出臺哪些應對措施?是否會采取很早之前聯合保價等形式來調節市場?

陳總:作為陜西鎂協負責日常事務的執行會長和府谷鎂協的會長,我對行業最大的憂慮不是環保,也不是原材料,而是人才的缺失。由于地處陜北這一地域差別,府谷和神木的鎂企業最缺的是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現在的人三線城市都不愿意去,何況我們這十三線城市呢?而行業的自動化、機械化,甚至是智能化的改造迫在眉睫,產業升級的壓力很大,但高端人才的缺失,已經嚴重的制約了府谷鎂產業的發展。因此,府谷鎂行業2019年最大的考驗來自于產業的升級改造,無論陜西鎂協也好,府谷鎂協也罷,工作重心將放在“協調服務、轉型升級”上面,不會搞聯合保價和聯合壓價等活動,把價格還給市場,把選擇交給客戶,各企業會通過“開源節流節能增效、細化管理降耗增效、精研工藝提質增效”來強化自身的競爭力,使府谷鎂行業從“會煉鎂”向“煉好鎂”轉變,我們不想更不會去操控市場。因為,原鎂本來就在府谷,這一局面或許在未來十年內別的區域無法撼動。我們會抓緊時間去做我們該做的,我們會和全國鎂行業同仁一起,共創“鎂好”,共同迎接鎂材料需求井噴式爆發的“明天”。

亞洲金屬網:也請您對2019年的環保及稅改政策進行簡要分析,相關政策將對鎂行業產生怎樣的后續影響?

陳總:環保,不僅僅是2019年,而是將來常態化的一種形態,既然是常態,也就無所謂影響了!反而是稅改政策,如各類費改稅、個稅改革以及社保轉稅務等強監管和嚴監管政策所帶來的壓力,不容小覷。期待著國家出臺大力度的減稅降費政策。

亞洲金屬網:感謝陳總!也期待天宇鎂業在2019年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陳總:感謝亞洲金屬網多年以來對陜西鎂行業和府谷鎂行業的關注,更感謝對天宇的關注,謝謝!
六合图库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