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屬資訊中心 世界金屬市場行情價格引領者
 
? ?
泛亞191噸金屬鎵拍賣不會沖擊四季度市場
----專訪尉遲 若旭Uchi wakaaki先生
海外營業部總監
日本株式會社WING
日本株式會社WING(以下簡稱WING)成立于1993年,總部位于日本東京,是一家致力于稀有金屬材料、工業機能材料、能源稀土材料、產業及半導體設備、化合物半導體晶片的綜合性商社。特別在金屬鎵行業里,從2015年開始在日本進出口占有率成為最高,同時進出口砷化鎵,氮化鎵,三甲基鎵以及次世代化合物半導體氧化鎵等鎵延伸產品。

亞洲金屬網:尉遲先生,您好!感謝您接受亞洲金屬網的專訪,請簡要介紹貴司主營業務以及您本人的從業經歷。

尉遲先生:首先十分感謝亞洲金屬網的邀請,如上介紹,WING是一家致力于包涵稀有金屬材料的綜合性商社,在金屬鎵的行業里,占據日本市場最大占有率,并且布局金屬鎵的全方位附加值材料,走在鎵行業下游產品的前端。
我本人成長在中鋁山西鋁廠,從小因父親的關系就接觸了解金屬鎵,畢業以后進入WING,在珠海方源的支持與幫助下正式在日本市場推廣金屬鎵。在鎵的高點進入行業,經歷了市況一路下滑,市場清洗,泛亞問題,環保治理等等負面的環境,在逆境里站穩腳跟慢慢深入。后來在廣東先導集團及日本客戶的支持下,開始繼續深化,全面展開與鎵相關的產品銷售。

亞洲金屬網:日本是金屬鎵主要消費國之一,尉遲先生可否就日本金屬鎵消費產業現狀做簡單介紹。

尉遲先生:日本作為金屬鎵的主要消費國之一,產業現狀及分類與國際大體相似,但是因為一些初始產品產線流失以及一些新興行業的興起,日本的產業格局還是稍微有所不同。日本整體市場按照純度來分類,我們通常分為高純度用途(6N及6N以上)與低純度用途(6N以下)。
高純度用途主要用于化合物半導體材料,外延(HVPE MBE)、高純摻雜材料及超導材料。其中化合物半導體占得份額最高,代表性的材料為砷化鎵、磷化鎵、氮化鎵及氧化鎵晶片材料。單砷化鎵材料一項在日本鼎盛時期,每年的用量大概要超過100噸(包含回收)。
但是近年,中國砷化鎵企業的興起及市場占有的提高,日本幾大家都在減產,甚至有企業完全關停,所以這一項對于鎵用量就是一個大的沖擊。好在第三代寬禁帶半導體的興起與應用,氮化鎵及氧化鎵的市場在逐步擴大,另外VCSEL市場的上升導致高端砷化鎵市場的回升,以緩和了這一項的沖擊。大致這幾年可以維持在80噸左右(包含回收)。
低純度用途主要是釹鐵硼磁材添加、CIGS太陽電池、TMGa特種氣體、氧化鎵螢光體及IGZO等。其中磁材及TMGa行業變化幅度不是太大,CIGS、IGZO等新興材料的努力把這項用鎵量稍為帶起來一些。大致這幾年可以維持在70噸左右(包含回收)。
綜上所述日本整體市場這幾年比較穩定在年需150噸的水平線上。

亞洲金屬網:貴司金屬鎵在日本市場業務開展十分成功的優勢有哪些?

尉遲先生:WING開展優勢主要是跟三家最大的終端客戶有長期的合作項目,在日本這個還是很重視商社文化的傳統國度,海外廠家很難直接去跟終端客戶去進行對接。在供應商及終端客戶之間需要我們商社這樣的橋梁來進行連結及溝通。價格方面日本整體市場反應稍為愚鈍一些,無法單靠價格來去搶市場,能靠價格搶到的市場也只是一時的無法長期合作的市場。另外在質量保證方面,有任何問題,我們可以隨時對應退貨或是換貨的操作,不會給客戶帶來任何排產方面的不便。所以總體來說,就是在這個特殊環境中穩中求勝。

亞洲金屬網:中國是金屬鎵生產大國,日本每年進口來自于中國的金屬鎵占比有多少?

尉遲先生:關于進出口數據,一直以來是一個模糊的數據,每年我們的統計與日本海關數據及中國海關數據的對比都有很大的出入。按照日本統計數據來看,每年從中國進口金屬鎵大概在70噸左右。但是按照日本統計方式,這里面包含含鎵產品以及回收產品。根據我們統計調查,這里面的4N鎵大概是30噸-35噸之間。按照比例來說,日本總進口量占總用量的大概60%,從中國進口量占總進口量的80%,由此可得出從中國進口量占據日本總用量的45%左右。

亞洲金屬網:2019年金屬鎵價格在一季度持續下滑,二季度至三季度雖然價格保持堅挺,但是成交卻不活躍,尉遲先生認為過去的三個季度造成價格這種價格走勢的原因是什么?

尉遲先生:我們認為,首先價格下滑還是跟整體市場供需平衡有關系,今年度的大環境不是太好,半導體行業發展又到了一個小低潮,同時又遇上中美貿易戰及日韓貿易戰。在終端市場方面明顯感覺到市場疲軟,砷化鎵市場雖有新的用途開始展露頭角,但是還是敵不過砷化鎵原始行業的低迷。另外高端LED的市場疲憊,又導致氣體材料及相對應粉體材料的低迷。所以即使在環保壓力及中國鋁土礦進口占比增加導致金屬鎵供應量減少的情況下,也沒有造成太大的供需平衡損壞。同時也就造成了您提到的價格雖然堅挺,但是成交卻不是很活躍。

亞洲金屬網:2019年四季度日本市場對泛亞金屬鎵的庫存處理十分關注,據亞洲金屬網所知,據亞洲金屬網所知,泛亞191.246噸金屬鎵于10月28號以904元/公斤的拍賣單價成功拍出。尉遲先生認為這一輪拍賣會影響到日本市場對中國金屬鎵的進口嗎?

尉遲先生:全行業都矚目的泛亞問題總算進行到了最后的處理階段,首先對于整個行業是一個利好的結局。這次將191噸鎵直接進行拍賣,我個人認為這個價格對市場的沖擊不會是太大的。
首先不論這個價格是否含稅,這個價格帶并不是完全脫離市場行情的驚人價格,不像金屬銦一樣,191噸是現階段全世界年總用量的一半左右,所以即使流入市場,對市場的影響也不會是長久的,反而緩解了現階段稍有的供給不足的狀況。流入市場后,可能會把供需平衡打破,但是也只是從稍微的供給不足,變為一時的供給過度,以現在市場的情況,不到一年的時間應該是可以消化掉的。
另外平時和貴司的交流中,貴司提到了一個“泛亞陰影”的概念。這幾年金屬鎵的行業確實不是一個正常的市場經濟變化。在每次發生供給面或是需要面變化的時候,都有一個泛亞陰影在籠罩著,無論市場走高走低,大家心里都有一個結,都知道有一顆無形的定時炸彈在等著我們。所以這次泛亞產品拍賣后,泛亞陰影被去除,金屬鎵行業可能會真正回到一個自由,不受約束的正常的市場經濟環境中。
所以我們認為這點會是一個轉折點,讓行業回歸自由,迎接新的光明。

亞洲金屬網:貴司未來一至三年有什么新的項目嗎?

尉遲先生:WING未來的一到三年還是會繼續增加精力用在半導體化合物的事業上,繼續鞏固砷化鎵的市場的同時,更多的會關注及投入在氮化鎵及氧化鎵晶片的領域。
我們堅信下一代半導體化合物的廣泛應用會在五年之內實現,也期待著屆時會對金屬鎵的市場再一次的進行有利的刺激。

亞洲金屬網:感謝尉遲先生接受亞洲金屬網的專訪,也期待在2020年3月12-13日由亞洲金屬網主辦的第十三屆國際銦鉍鍺鎵論壇的會場上見到尉遲先生。

尉遲先生:再次感謝貴司的邀請,我也很期待貴司舉辦的每年一度的國際論壇,同時也期待著屆時與您在會場上交流學習。
六合图库资料